买买买一度掏空外汇、3亿人供电短缺!70多年了印度还苦于能源困境

6月,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部长表示,8月起,印度将把太阳能组件关税税率提高至20%-25%,并在未来一年内将基本关税提高至40%。值得注意的是,其太阳能组件85%-90%来自中国。

此前,他曾乐观地对媒体说道,印度将在2022年之前顺利实现175吉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的目标。

能源对一国经济和民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拥有全球20%人口的印度,只占有全球6%的能源储量。虽然经过各种努力,但长期困扰印度的能源困局仍难以破解。

如今,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及经济形势恶化,似乎给印度能源计划增加了不小的难度。

截至6月底,印度全国确诊病例累计超过56万,位居全球第4,每日新增病例连续19天在1万例以上;

一季度,经济增速继续下滑,5月,全国失业率上升至23.48%,1个月内1.22亿人失业;

可再生能源开发陷入停滞,国内炼油厂被迫停工,其他能源供应链也不同程度受阻……

在这种情况下,若再出现以往那种大规模供电事故,印度抗疫和经济形势将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。

2020年1月16日,印度艾哈迈达巴德,电力公司工作人员清理缠绕在电线上的风筝线。

2017年末,印度煤炭储量为977亿吨,占全球总储量(约10350亿吨)的9.4%,位居世界第五。

然而,印度煤以中等品质焦煤和半焦煤为主,优质炼焦煤仅占总量的15.8%;含灰成分高达40%,70%的煤炭含热量还不到4800千卡/千克。

截至2017年底,印度石油总储量为6亿吨,仅占世界储量的0.3%,仅可供继续使用15年;天然气储量为43.8万亿立方英尺,占世界储量0.6%,还可供使用43.6年。

石油资源主要分布在印度西海岸和东北地区;天然气资源主要位于东西部沿海和东北部分省份。

1970-1971年,印度消耗原油1838万吨、天然气6.5亿立方米;20年后,原油消耗扩大到3倍,天然气甚至增加到19.7倍。

进入21世纪,工业发展提速推动能源需求直线年,印度一次能源消费量约为1.93亿吨油当量;

2003年,这个数据上升为3.45亿吨油当量,年均增长率高达4.6%(同期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年均增长率只有1.4%),印度成为世界第5大能源消费国;

注:一次能源,自然界中以原有形式存在的、未经加工转换的能量资源,又称天然能源,如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、水能等。

印度能源消费世界排名迅速攀升,人均能源消费量却明显低于其他能源消费大国,供给远赶不上需求。

2014年,印度人均一次能源消费503.21千克油当量,仅为美国的1/14。

煤炭消耗主要集中在电力、钢铁和化肥行业,其中,电力部门消耗占到总量的73%。然而,低质煤炭含热量低,发电效果不佳,印度的电力供应始终处于重压之下。

产量不足、消耗巨大、难以自给……印度的能源困境由来已久,2009年,能源短缺率高达11.1%。

这种模式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能源压力,但同时也给国家埋下了安全隐患——因能源资源对外依存度过高,印度对于国际油价上涨十分敏感。

20世纪70年代之前,美国掌握着国际原油定价的主导权。为降低自身用油成本,美国将原油价格控制在1-2美元/桶的低价,产油国利益受损严重。

为对抗石油垄断,1960年,伊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,争取石油定价的话语权。

1972年,印度的石油进口费用仅为2.64亿美元。次年,阿以战争引爆第一次石油危机。为打击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,OPEC宣布石油禁运,暂停出口,导致国际油价暴涨。

受此影响,印度石油进口开支攀升,到1975年,猛增至14亿美元,短短3年,增长了5倍。

第二次石油危机期间,1981年,印度石油进口费用达75亿美元,相当于当年对外出口总值的80%,较危机前增长3倍有余,给印度经济带来巨大冲击,危机结束时,印度GDP缩水5.2%。

1990年8月,伊拉克攻占科威特,遭受国际经济制裁,导致原油供应中断,国际油价因而再次急升,第三次石油危机暴发,印度石油进口费用增加50%。

为了买石油,印度政府掏空了外汇。到1991年6月,印度外汇储备只剩10亿美元,仅够维持两个星期的石油进口;贸易逆差高达80亿美元,还背着720亿美元的外债。

沉重的能源包袱,压得印度经济处于崩溃边缘。直至1991年7月,时任总理拉奥开启经济改革,印度这才慢慢走出了经济危机。

为保障能源供应,维护能源安全,印度开始对传统产油国家积极开展“能源外交”,北、西、东三线并行,寻求油气进口来源地和通道多元化。

2001年,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投入巨资,参与俄罗斯远东地区萨哈林群岛的石油开采项目,并获得20%的份额油开采比例,此后还积极参与哈萨克斯坦油田勘探开发。

2002年,印度和伊朗签署油田勘探开发协议,正式进入伊朗油气资源勘探开发领域,后获得伊朗最大陆上油田亚达瓦兰20%的股份。

同时,印度还向非洲国家提供低息贷款、援助基金、武器军火,甚至政治支持,以换取当地的石油资源。

*北线:土库曼斯坦——阿富汗——巴基斯坦——印度(TAPI)天然气管道,预计每年向印度提供140亿立方米天然气。

*西线:伊朗——阿曼——印度深海天然气管道(IOI),预计每天将向印度输送3150万立方米天然气。

*东线:缅——孟——印天然气管道(MBI),预计每年可向印度供应110亿立方米天然气。

2005年,印度与美国启动双边能源对话,加大双边能源贸易和投资;2007年,印度天然气公司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签订合作勘探协议,相互让渡沿海油气区块的部分权益……

首先,“能源外交”增加了印度能源对于进口的依赖程度,却没能带来稳定可靠的能源供应。

目前,印度的油气资源进口严重依赖中东国家,西线与北线“能源外交”的实际效果有限。2019年,印度的15大原油进口来源国中,一半是中东国家,其原油进口量占到进口总量的65%。

由于进口来源过于集中,当地区局势不稳、油气供给出现波动时,印度能源安全便遭受威胁。

2020年初,美伊矛盾再次按下中东局势动荡的按钮。为避免能源断供,印度转而与美国谈起“石油生意”。此前,因印度经济增速连续下滑,美国已宣布取消其最惠国待遇,印度进口美国石油将难以避免“抬价”“限供”等门槛。

21世纪新一轮石油价格上涨,加重了印度经济负担。2002-2010年,印度原油进口费用从158亿美元增至775亿美元。

印度前财政部长奇丹巴拉姆曾表示,国际石油价格每上涨5美元/桶,印度的GDP增速就会放慢0.5个百分点,通货膨胀指数则会上升1.5个百分点。

*大部分国土太阳辐射常年可达3000个小时,每年接收到太阳能辐射能量约5000万亿千瓦时;

面对长期无解的能源困境,印度于1992年成立非常规能源部,致力于寻找替代能源。进入21世纪,印度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,以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依赖。

2005年8月,印度政府对外宣布其可再生能源政策目标——于2030年实现能源独立。

2014年,莫迪政府上台,继续推进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,计划在2022年前将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扩充5倍,达到175吉瓦,并投资1.5万亿卢比(约合336亿美元)建设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机组。

注:装机容量,即“发电厂装机容量”,指火电厂或水电站中所装汽轮或水力发电机组额定功率的总和。

2008年,印度风电装机容量已达9587兆瓦,成为世界第五大风力发电国;2017年,印度新增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首次超过了常规能源。

举个例子,可再生能源发电需要征用大量土地,以2022年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100吉瓦为标准,印度政府至少还需征用63万英亩的土地。

问题在于,土地在印度属于私有财产。2015年,莫迪政府积极推进《征地法案修正案》,希望能通过市价补偿征用农民土地。该项法案受到反对大党人的坚决抵制,最终夭折。

在这种环境下,印度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完成度不太乐观,太阳能开发更是严重拖后腿。

注:其中,太阳能100吉瓦包括60吉瓦集中式太阳能和40吉瓦的屋顶太阳能。

截至2018年3月,印度屋顶太阳能装机容量为1.06吉瓦,仅完成了计划的2.65%。

近年来,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虽在增加,但由于传统能源消费增长过快,可再生能源发电实际占比反而下降。

2008-2017年印度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及占比变化(发电量单位:太瓦时)

这意味着,印度的能源消费结构仍以煤炭、石油和天然气为主,难以改变。2017年,印度煤炭消费占到一次能源总量消费的56.25%,高出当年全球平均水平(27.63%)。

2013年后,印度成为全球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家;2017年,印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2344.24百万吨,占世界总排放量的6.04%;电力和热力生产部门的碳排放量高涨,成为“碳排放大户”。

能源短缺严重影响了印度社会的正常运转,这个矛盾在电力供应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直至2005年,印度电气化率还不过62%,用电需求远高于电力供应能力。

每年4月,印度的大部分地区就已进入夏季,5、6月室外最高温度可超45C,空调等大型制冷设备耗电激增。因此,几乎每到夏季用电高峰期,印度电力供应系统就会不堪重负,一天停电四五次是正常现象。

而且,印度的电网设施老旧,电网输电及配电过程中的耗损率高达32%,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。因电力基建投资不足,落后的电力输配网络无法覆盖所有农村地区和城市贫民窟。

目前,印度还有近3亿人处于电力供应短缺状态,8100万户家庭甚至无电可用。

2012年7月30日,印度发生“世界上最大规模断电事故”——全国超过20个邦陷入电力瘫痪,6.7亿人“摸黑”度日。受停电影响,印度铁路系统大混乱,500列火车运行停滞,数以百计的矿工被困矿井之中。

2019年6月,印度遭遇史上最严重高温,北部地区气温高达51C,加上频繁停电,1个月,100多人被热死。

目前,印度涉及能源业务的政府部门多达5个:电力部、煤炭部、石油及天然气部、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部和原子能部。这些部门之间缺乏协同效应,部门业务交叉或空白现象突出,这导致印度能源政策缺乏一致性、全局性和延续性。

地方各邦自行其是,为完成能源发展指标,大量上马热效率低下的低质煤炭。而且,印度不同区域的电力供应系统相互独立,地方不服从中央电网调度的状况时有发生。

当前,印度至少要投资1350亿美元才能满足居民的基本用电需求。然而,政府并没有能力迅速补上这些资金缺口。近年来,印度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始终大于3%,财政负担较大。

受制于贸易壁垒,国内外资本对于印度能源的投资热情也不高。加之融资渠道单一,印度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融资成本远高于其他国家。2017 年,印度可再生能源投资额猛跌20%,可再生能源增长持续乏力。

印度的零售电价由各邦电力监管委员会制定。为取悦选民、赢得选票,地方政府官员往往承诺极低电价,甚至为贫困地区免费供电。

可近些年来,印度的六大类能源价格均呈上升趋势。其中,原煤价格上涨最快,涨幅达72.7%。

结果,终端电价远低于发电成本,印度电力企业亏损严重,难以维持生产,政府被迫调整电价,又招致民众反对,形成恶性循环,用电越来越难。

面对这些问题,印度政府束手无策,选择在这时追加关税,甚至不断制造与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冲突、在边境地区搞“小动作”,其目的着实有点耐人寻味。

国际能源署(IEA)曾预测,2030年印度将成为世界第3大能源消费国。但实际上,印度早在2017年就已跻身世界前三之列(仅次于中国、美国)。

同时,印度也是全球能源消费大国中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。2018年,印度一次能源消费增速达7.9%,高于中、美,是世界总体水平的2.72倍。

美国能源信息署预测,到2050年,印度的一次能源消费将保持年均3.9%的增速。预计从本世纪40年代中期开始,印度将超过美国,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2大能源消费国。

3月9日,国际油价暴跌,创下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最大单日跌幅。5月,印度每天仅进口318万桶石油,比去年同期下降约26%。

如今,夏季已至,包括新德里在内多个城市的温度已经上升到45C以上,居民空调和电扇使用频率增加。5月24日晚,印度最大电力需求超过16万兆瓦,这是2月以来的最高日度电力消费量。

高温导致用电上升,加之莫迪政府不顾疫情严峻、强启复工复产,短期内印度电力供给将面临巨大挑战。

在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,一旦出现大规模供电事故,印度交通运输、医疗卫生系统很可能陷入停滞状态,居家隔离的居民无电可用,热浪与疾病将吞噬更多生命。

此外,疫情导致印度劳动力匮乏、货物运输困难,大量的太阳能和风能项目建设被迫推迟,可再生能源安装进展更为缓慢。

按照每年增加10-12吉瓦可再生能源安装计划,印度每月至少要新增近1吉瓦的装机量。可是,截至5月,印度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项目合计只安装了188兆瓦,难以完成预期目标。

在能源进口方面,据国际能源署预测,到2040年印度进口原油将增长至720万桶/日,对外依存度超过90%。极高的能源进口需求,使得印度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资源竞争在所难免。

可见,印度当前的能源消费结构将长期存在,能源困局短期仍难以解除,并继续制约其经济发展,危及社会稳定。

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。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(zhczyj)及作者信息,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。

1.金莉苹,《印度经济增长中的能源消费及其可持续性研究》,云南大学2018年博士论文;

4.罗明志、蒋瑛,《印度经济增长面临的能源约束与应对策略》,南亚研究季刊2014年第1期;

5.金莉苹,《印度莫迪政府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:动因、成效与制约》,南亚研究2018年第3期;

6.张帅、任欣霖,《印度能源外交的现状与特点》,国际石油经济2018年第3期;

7. 邢万里、陈毓川、王安建、周凤英、闫强,《印度未来能源需求对中国获取境外能源的影响初探》,地球学报2017年第1期;

9.王能全,《印度:被忽视的增长迅速的能源消费大国》,微信公众号“全说能源,2020年5月13日;

10.《COVID-19影响:印度可再生能源安装进展缓慢》,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,2020年6月22日;